|
《红楼梦》系列 当前位置:首页 > 公益讲座 > 朝华夕拾 > 《红楼梦》系列
《红楼梦》是怎样写成的?
[ 发布时间:2011-05-20 ] [ ]



演讲题目:《红楼梦》是怎样写成的?
演 讲 者:蔡义江 中国《红楼梦》学会副会长
演讲时间:2002年10月5日 上午9:30-12:00
演讲地点:文学馆B座多功能厅

今天在这里和大家见面感到非常的高兴,研究《红楼梦》是怎样成书的,这对《红楼梦》有着特殊的意义,因为这与本书密切相关,涉及到作者生平、经历、族史、家史、写作动机、题材来源、人物形象有没有原型、书的作者与批书人脂砚斋的关系、书为何成残稿、八十回以后究竟是谁补的、他与作者的关系如何,等等。中国古典小说没有一部像《红楼梦》这样与作者及其身世关系如此紧密。成书问题与研究这一系列的问题都有关系,前者是后者的基础。

一.《红楼梦》研究的误区

《红楼梦》大约在一个半世纪中,是谁写的?曹雪芹是怎么一个人,也还不大清楚。以胡适为代表的新红学派,首先从考证史料上把小说跟作者及其家世联系了起来,这是对红学的重大贡献。但是由于研究曹雪芹的资料极少,产生了一些依据不足、在我看来是错误的成见,我们如果不抛开这些错误的成见,将难以接近事实的真象,研究工作也难以有冷静、客观的态度。

有哪些成见呢?

1.曹雪芹一定经历过贾宝玉式的风月繁华生活,所以说贾宝玉是曹雪芹的影子或化身,小说所写就是将“真事隐去”后的曹家家史。

2.这部百科全书式的巨著,如果作者太年轻了,生活阅历不够,是写不出来的,起码要到30岁以后写才能成。

3.曹雪芹是在北京西郊山村写这部小说的,所谓“著书黄叶村”,但天不假年,来不及写完就死了。因此,最接近他逝世所整理出来的本子,是作者改定的本子。

4.小说后四十回,虽由后人续成,但其中必有曹雪芹残稿,至少有若干回作基础。

如此等等,我们已很熟悉的说法,我认为要成确论,就必须建立在对可靠材料分析的基础上,但是这些说法是经不起客观事实检验的。

二.确定曹雪芹生卒年是他能否过上曹家好日子的关键

曹雪芹的出生年,因为研究者的看法不同,早迟竞差10年之多。试想:如果曹雪芹在他家获罪、被抄没时才只有三、四岁,这与他已经是十三、四岁的少年认识事物能一样吗?

他的生年大多是他的卒年和岁数倒推出来的。卒年有“壬午说”(除夕为1763年2月12日)、“癸未说”(除夕是1764年2月1日)和“甲申说”(在1764年2月2日以后)。三说实际相差不过一年或略多些。我是主张“甲申说”的。

记其岁数的资料有两条:

1.敦诚在甲申初写的《挽曹雪芹诗》:“四十萧然太瘦生,晓风昨日拂铭旌”确定活了40岁;

2.张宜泉《伤芹溪居士》诗小序:“年未五旬而卒”。估计未活到50岁。

但学者取后者为多,总觉得让他活到四十八、九岁,才能赶得上过几天好日子。周汝昌先生确定其只活了40岁是有眼光的,正确的。因曹家被抄时,雪芹只有四虚岁,不可能有风月繁华的经历。

三.神游失去的乐园,说来如亲临其境

雪芹随家人迁回北京时,尚在幼年,不可能有秦淮旧事的回忆。曹家从繁华到衰落的家事,是来自两代孀妇:祖母李氏和伯母马氏;双亲和老家人的口述。

绘声绘色而又充满感情的讲述,在雪芹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使他从小就神游于秦淮河畔已失去的乐园。后来他在小说中所写的贾府盛况,只有在其先祖曹寅时代才略可仿佛其一二。想像比现实更活跃,写金粉世家的故事的,不一定是富家子弟。

曹家在京城姻戚关系或有交旧谊者不少,幼年的雪芹有更多机会被人领着进那些王府侯门的大宅深院的,这也使他增长见识,加深感受。

宗室贵族中从往昔的金堂玉马到如后的陋室蓬窗的浮沉变迁的,曹雪芹所见所闻的一定也不少,这些都会影响他对政治、社会和人生的看法,也给他创作提供丰富的素材。 

曹雪芹“善谈吐”、“高谈雄辩”,这在他朋友的诗和有关笔记中都提到过。他讲述风月繁华的金陵旧事,往往令听者以为他是亲历其境,比他年幼的敦敏、敦诚兄弟就产生过错觉,说:“燕市哭歌悲愚合,秦淮风月忆繁华”。或“废馆颓楼梦旧家”。最明显的是敦诚的诗“扬州旧梦久已觉”句的注说:“雪芹曾随先祖寅织造之任”。

   第 1 页 / 总 2 页    首页    上一页     下一页    最末页
姓名: 邮箱:
留言: (限定100字以内)
验证码:    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文学馆路45号    咨询电话:(010)57311800  © 中国现代文学馆版权所有
京ICP备12047369号    京公网安备: 110402440012